• 22
    2021-03
    2020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研究报告
    2020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资金募集大幅遇冷,下半年活跃度逐渐回升。投资活动相对平稳,也呈现出随季度活跃度上升的趋势。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2020中国早期投资机构新募集70支基金,总计共募得130.49亿元,募资规模有所提升,募资情况有所改善;投资方面,2020年国内共发生1,076 起早期投资案例,披露投资金额约为123.11亿元,投资案例数量有所下降,但是涉及金额微增。IT、互联网、半导体、机械制造等与核心科技创新关联较强的行业投资依然活跃;退出方面,2020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全年共发生221笔退出案例,其中股权转让发生105笔,回购退出48笔,被投企业IPO 41笔。
  • 12
    2020-05
    China Early-stage Investment Market Report 2019
    China Early-stage Investment Market Report 2019
  • 05
    2020-03
    2019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年度研究报告
    2019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整体发展平稳,在大环境承接前一年“严监管”、“稳金融”的形势下,募资投资数量金额均有所回调,退出相对活跃。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2019年中国早期投资机构新募集84支基金,总计共募得119.25亿元,同比呈下滑趋势,募资难的情况没有明显改善;投资方面,2019年国内共发生1,362 起早期投资案例,披露投资金额约为113.36亿元,尽管总量下降,但IT、半导体、机械制造等与核心科技创新关联较强的行业投资依然活跃;退出方面,2019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全年共发生175笔退出案例,其中股权转让发生84笔,回购退出36笔,被投企业IPO 28笔。 受到宏观经济和金融行业的监管环境影响,2019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的基金募集同比出现一定下降,“募资难”的情况与2018年相比没有出现明显好转。全年人民币基金募集105.97亿元,美元基金募集13.28亿元(已折合为人民币)。LP构成方面,本年度完成新募集的早期投资基金的参投LP类型主要以富有家族及个人为主,占到了整体数量的43.3%;但就出资额而言,数量仅占26.4%的国资背景LP贡献了52.6%的募集金额,成为早期投资市场资本来源的中流砥柱。 2019年早期投资市场在投资热点方面出现了明显的赛道转换过程。过往几年内最为热门的互联网、电信及增值业务(移动互联网)、娱乐传媒、金融(互联网金融)等模式创新类项目的投资数量与金额均出现了显著的下滑,且下降幅度大于市场整体回调幅度。这是由于2019年面向个人消费者(to C)的移动互联网业务触及的线上客户群规模到达历史最高,线上获客的边际成本已被推高到与线下场景获客成本接近的水平;另一方面,2015-2017的“双创”热潮中,大量模式创新类企业经过激烈角逐,社交、O2O、出行、直播、购物等多个细分领域已经产生头部垄断型企业,后续新兴企业的挑战难度越来越大。2018-2019年大量to C企业在境外市场上市后表现不佳,屡屡破发,令投资机构的信心受损。 与此相对的是,涉及我国现阶段战略发展需求的核心技术类行业的领域,在投资数量/金额上均呈现更健康的局面。其中与科创板优先推荐“六大行业”重合度较高的生物技术/医疗健康、半导体及电子设备、机械制造、清洁技术等行业,2019年早期投资金额分别同比上升7.0%、35.4%、37.5%和135.3%。多方面因素叠加之下,早期投资的热门行业正在悄然转变。
  • 07
    2020-02
    2019年中国私募基金二手份额交易研究报告
    私募基金二手份额转让交易是基金份额持有人在基金完全实现到期清算前实现退出的重要途径之一,通过基金份额转让,原持有人(转让方)可以获得周转资金、提前获取既定收益或得到流动资金转投其他基金等;而基金份额购买者则以缩短投资回报期,降低投资风险等为出发点完成私募基金二手份额转让交易。 全球范围内的私募基金份额二手交易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经过数十年的积累,目前欧美地区的二手份额交易市场、S基金市场已经发展至相对成熟的阶段。而我国的股权投资市场兴起较晚,与之相伴的基金二手份额交易市场也尚处于方兴未艾的萌芽阶段。当前,国内股权投资市场受到近年趋严的金融监管的影响,在企业融资、新基金募集、资产流动性等方面出现了一系列的新问题、新变化和新需求,基金二手份额交易作为一种在国外市场得到验证的私募资产流动性提升解决方案,正在国内获得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和接受。 为了服务规模日益增长的国内私募二手份额交易和S基金市场,清科研究中心运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开信息、私募通数据库,以及大数据技术手段、问卷调研、实地访谈等多种方式收集和整理了我国目前二手份额交易市场的发展现状、创新点、面临问题和发展趋势,凝练为本篇报告,力求从多方位全面展示我国私募基金二手份额交易的全景,以供股权投资市场的从业机构和人才参考,共同推进国内股权投资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值得一提,本报告开创性地统计了中国二手份额交易市场的规模与变化情况,描摹出包含本细分行业的增长脉络、交易参与方类型分布和市场变化趋势的全景图。基于全新的数据基础,国内与国外二手份额交易的直观比较得以实现,我们也得以深入了解国内市场与全球市场的差距所在。站在另一个角度,国内外二手份额市场规模和发展程度的差异也意味着未来巨大的增长空间,二手份额交易市场与S基金市场未来还大有可为。 另在本篇报告之外,清科研究中心将持续关注国内知名S基金的投资布局、运行策略,以及二手份额交易市场的代表性交易案例,后期将以专题报告的方式呈现给市场,敬请关注!
  • 22
    2019-04
    2018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年度研究报告
    本研究报告是在进行了充分的市场调研、深入的研究和分析之后完成的。报告中提供了大量翔实的数据统计和分析,并对2018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上的现状和趋势作了详细的描述和分析。
  • 02
    2019-04
    2018年中国基金小镇发展研究报告
    在2018年末,清科研究中心对全国范围内部分基金小镇进行重点的梳理和盘点,基于外部观察视角,把脉发展动态和探析发展趋势,为小镇规划建设者和运营方提供我们的研究思路。
  • 18
    2018-05
    2017年中国VC/PE行业区域性优惠政策报告
    股权投资行业在中国市场从开端至今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发展历程,自上世纪90年代,国外创业投资基金拉开了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发展的序幕,我国股权投资行业经历了起起伏伏,也创造了一波波的热潮。根据过往宏观经济、政策环境、活跃机构数量变迁,我们可将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划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萌芽期、起步期、发展期。 萌芽阶段(1992-2008年):美元基金为市场主导,个别国资机构开始进场,但投资活跃度较低。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在1992年开始萌芽,主要市场参与主体是以美元基金为主的外资机构和少数国资机构。1992年,IDG进入中国开始进行风险投资,成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投资基金,从而拉开了中国创业投资市场的序幕。1998年成思危先生在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简称“一号提案”),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自上而下点燃了中国风险投资的热情。此后200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财政部、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形成了对创业投资行业的初步管理规范,并且在该年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创历史新高,互联网成为创业投资热点。两年后,修订后的《合伙企业法》开始实施,为有限合伙制基金的设立提供了法律依据。直到2007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境外资本市场表现低迷,外资机构募资、投资及退出活动均受重创,而本土机构则在国民经济稳步增长的宏观经济环境下乘势而起,人民币基金投资活跃度开始提升。在此期间,股权投资作为一种新的融资形式开始被国内投资者认识,市场政策以鼓励为主,但民间资本参与股权投资积极性不足。 起步期(2009-2014年):创业板推出,人民币基金投资活跃度稳步上升。2009年市场翘首以盼的创业板开市,首批28家公司集体上市。同年,国务院颁布《外国企业或者个人在中国境内设立合伙企业管理办法》,为外资私募股权基金设合伙制的管理企业在中国境内开展业务提供政策依据。但随后A股一路下跌,中国经济整体表现较差,加上监管层对已上市企业进行财务大检查,2012年境内新股发行审核工作暂停。与此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发布,将非公开募集基金纳入调整范围,赋予证监会对非公开募集基金备案、基金管理人登记等事项的权利。直至2014年,国内IPO审核工作才重新启动。同年9月,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从而拉开了中国“双创”的序幕。在这一阶段,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人民币基金发展迅速,逐渐占据市场主导地位。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2014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新募集671支人民币基金,占比高达90.1%。 发展期(2015年至今):市场规模迅速增长,行业竞争加剧,监管升级。在“双创”大发展和“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国内优质可投资产不断涌现,大批民营和国资VC/PE机构、金融机构、战略投资者等纷纷入场,为股权投资市场注入活力,行业竞争也日益激烈。在此期间,中国VC/PE市场募、投、退数据屡创新高、政府引导基金发展迅速、互联网O2O、金融科技、共享经济、人工智能等创业热潮轮番兴起。与此同时,我国开始加强对股权投资行业的监管,但也鼓励VC/PE机构支持创新创业。在此期间,国家多部门发布股权投资行业法规,逐步建立和完善股权投资监管体系,例如2016年颁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的公告》和2017年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等。在监管趋严的同时,国家也大力支持VC/PE机构投资创新创业企业。例如,2016年中国证监会推出创新创业公司债(以下简称“双创债”)试点。此后,为进一步解决双创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2017年4月,证监会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创业公司债券试点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将双创债的发行主体从创新创业公司扩展到募集资金专项投资于创新创业公司的公司制创业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企业。除此之外,在2017年5月,国家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了《关于创业投资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有关税收试点政策的通知》(财税【2017】38号),指出创业投资企业和个人天使投资人直接投资种子期、初创期的科技型企业可以按照70%的投资额进行抵税。 综上所述,目前我国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在股权投资市场逐渐发展的同时,国家对VC/PE行业的法制建设也不断健全,监管也将越加严格,股权投资行业监管体系将进一步完善。 ​
  • 18
    2018-05
    2017年美国天使投资研究报告
    据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中心(CVR)报告,截至2016年底,美国共有29.78万活跃的天使投资个人,同比下降2.3%。根据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研究中心(CVR)的调查,2016年的总投资额为213亿美元,同比下降13.5%,平均投资金额为715万美元,同比下降11.4%。同期活跃天使投资人总数为297,880人,同比下降2.3%。2017年美国创业投资市场在天使/种子期的投资案例数仅为3,793起,同比下降13.3%,占总创业投资案例的比例下降至47%。2017上半年美国天使投资依然集中在软件、商业服务和消费三大领域。与2016年全年数据相比,软件和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活跃度虽仍然很高,但案例数量占比有所下降,分别下降7个和2.5个百分点。商业服务行业占比19.1%,较2016年全年提升6个百分点,延续了2015年的上升趋势。消费行业投资案例数占比大幅增加,从2016年的10.3%增长到2017年上半年的15.9%,增幅近6个百分点。美国天使投资正在向低风险的行业进行转移。2016年美国天使投资回报倍数整体有上升趋势,但投资失败率提升至7成。2016年天使投资回报倍数在2.5倍数左右,与2007年回报倍数2.6倍基本持平。 ​   通过对类型分析,我们发现美国VC投资天使/种子期的活跃机构主要有三种类型,分别是孵化器/加速器、天使团体和早期VC机构。具体来看,孵化器/加速器投资比较活跃,典型机构有Y Combinator、500 Startups、TechStars;天使团体比较活跃的有Keiretsu Forum、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早期VC机构代表有Innovation Works、SV Angel、First Round Capital 和Liquid 2 Ventures。 ​   通过对比分析,我们总结出了美国天使投资市场可供中国早期投资借鉴的三点经验:1. 政府增强对早期投资的引导与支持;2. 发挥天使投资团体对早期市场的支撑作用;3. 建立多层次、完善的退出渠道。 ​
  • 09
    2018-05
    2017年中国早期投资年度研究报告
    本研究报告是在进行了充分的市场调研、深入的研究和分析之后完成的。报告中提供了大量翔实的数据统计和分析,并对本年度中国早期投资市场上的现状和趋势作了详细的描述和分析。 本研究报告包括研究方法、主体内容和附录。其中主体内容分为四个部分共六个章节: 第一部分是市场回顾,包括第一章,即对2017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环境及早期市场发展情况进行了回顾和总结。 第二部分是统计分析,包括第二、三、四章,我们按照募资、投资和退出三个阶段分章节对2017年中国早期市场进行了详细的数据统计和分析。这一部分包含了清科研究中心的大量一手统计数据。 第三部分是专题研究,包括第五章。清科研究中心发布《2018年中美早期投资对比分析研究报告》,介绍中美早期投资投资情况,以期对2018年中国早期投资市场发展作出总结预测,其中包括早期投资机构发展情况及特点,以飨业界。 第四部分是市场展望,即第六章。在这一章中我们对2018年的中国早期投资市场的投资、募资和退出情况进行了趋势预测,为读者提供有益的参考。 附录包括2017年中国股权投资年度排名和清科行业分类原则,其中清科行业分类原则对本报告中所使用的行业分类标准进行了详细介绍。此外还对清科和清科研究中心进行了简要描述。 ​
  • 05
    2017-06
    China Business IncubatorAccelerator Development Report 2017
    Nowadays, the incubator/accelerator is one of important ways in transforming high technologies into actual productivity. It is an important carrier to drive technological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and an important link in the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 The establishment of incubator/accelerator encourages mass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it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promoting the steady growth of economy under the new normal and enhancing the market vitality, and becomes the booster of regional economy. But along with the constant improvement of entrepreneurial environment and increasing of innov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activities, domestic incubators have entered a new phase of adjustment and transition to provide more comprehensive services in better ways. Along with the expansion of incubators, problems such as homogenization, profit-seeking purpose and fierce competition impede the innovation. Therefore, domestic incubators need to carefully cultivate startup enterprises and make new explorations and innovations along the main line of services and venture investment, so as to find the way to innovative development.
更多免费资源,请前往www.pedata.cn免费下载
热门报告
免费报告